国拍自产亚洲,国拍自产免费,国产自产2019最新,国拍自产亚洲,打造一个高速,高清的在线观看的电影网站!
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妈妈握我的鸡巴
妈妈握我的鸡巴

提示:图片采集于互联网,内容可能含有裸聊、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,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,祝大家生活性福!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!方便随时找到[国拍自产亚洲 国拍自产免费 国产自产2019最新 国拍自产亚洲]

地址发布页: 地址发布页:
我那次的鸡巴顶嫩臀洗衣机后,我回宿舍躺在床上,根本不知道那样算不算母亲是默认还是允许了,因此我决定下礼拜六当天就回家一趟,因为母亲星期六放假,家中就剩他一个人,可是我按耐不住慾火,所以星期五晚上就骑着机车翘掉下午的课,匆匆回家
  而母亲下班也只是有点讶异我这礼拜这幺早回去,其实我们家中的气氛,并没有亲子之间那幺的好感情,反而有点像是毕恭毕敬,礼尚往来。
  我很期待星期五晚上的母亲的洗衣机时间,可是当我等到母亲去后走廊时,我蹑手蹑脚跟了进去。母亲却冷冷的说,上次还不满足吗?以前跟你交代都忘了吗?吓的我屌都软一半,愣了一下子后,只好乖乖回床上睡觉。
  半夜起来撒泡尿,约12点多,看到母亲在客厅摺晚上收下来的衣服,我走到母亲旁边,跟她道歉。母亲没说什幺,不过态度有软了一点,毕竟母亲是属于传统女性,像这种乱伦性爱的东西,他们连想都不敢想。
  母亲说要我克制自己的性慾,不要乱来,我只淡淡的说,谁叫母亲太诱人了,情不自禁,母亲斜眼看了我一下,叹气说,外面的年轻女孩你不喜欢,偏偏喜欢上自己的妈妈,你这样是恋母情结。
  我无话可反驳,毕竟算是自己有点变态,母亲说她曾经看过我在房间手淫,本来要拿水果给我吃,结果看到我对着萤幕套弄,而母亲却盯着电脑萤幕看里面的影片,她说她那时候便知道,熟女对我很有吸引力。
  我问母亲说,看到我握着鸡巴时,你会不会兴奋,母亲没说什幺,就立刻进去父亲的房间,準备睡觉。而我却故意伸手在母亲的蛮腰扶了一把,并顺着右半边的臀肉瓣,掐了一下,母亲身子震了一下,说你要死了,现在都敢动手了。我低头不语,母亲看我这样,只劝我早点睡觉,晚上不要在伤身体,随后补了一句,说父亲明天会上班。
  我当下回房,想着明天该怎幺跟母亲温存一整天,可是母亲的态度一下坚硬,一下软化,让我根本不知道可不可以,行不行。
  父亲一早五点半就出门了,我偷偷摸摸的摸近母亲的房里,母亲在床上穿了一套连身淡紫色睡衣,雪白大腿搭着修长的小腿,裸露在小棉被之外,我看着母亲侧睡,想着有乱伦文章,都是这样趁着妈妈侧睡开始乱摸乱搞,最后还抽插,现实中根本不可能。
  只见母亲将上身立起来,坐在床上,问我想干嘛,我说昨晚涨硬了一整夜,没消肿,现在早上起来更硬,不知怎办,母亲看着我内裤整个撑起来,形成一个帐篷,对了,我睡觉都穿内裤。
  母亲说我们是母子,不可能发生关系,而母亲也不会帮你手淫,因为有了手淫接下来,该有的都会有了,我偷偷盯着母亲的红色内裤,母亲发现我在看她私处,连忙将脚合起,棉被盖上。
  当我看到那条红色内裤,想起我以前曾经趁家人都不在家的时候,跑去母亲衣柜偷偷的拿起内衣裤来看,将母亲的内裤套在鸡巴上套弄,我不敢射在内裤上,因为太明显了。还拿一件水蓝色的蕾丝胸罩,当做乳交夹着鸡巴,一面想像一面套弄,这种行为一两次后,我发现很空虚,觉得很白癡,就放弃了没在搞这种无聊事。
  我看着母亲在床上坚决的表情,那粉嫩的双唇,让我超想要把鸡巴塞在母亲嘴里,让她吞吐我的鸡巴,可惜我选择离开房间,我忍了一个晚上,隔天早上竟然没能怎样,当下有点火了,就跑出去打球发泄精力。而母亲像狗爬式那样的将屁股翘起来的影像,却一直在我心中无法忘怀。
  以前母亲打扫家里地板,就穿了一条运动短裤,有些地方拖把拖过还是不干净,母亲干脆提了水桶,像A片狗爬式那样,膝盖跪地,圆润的屁股肉臀随着运动短裤的拉扯,将整个臀型都挤出来,而母亲卖力的用手将地板刷干净的同时,整个身体也不停的随着刷地板的动作而晃动。
  我躲在暗处偷偷的观看,甚至还不自觉得抚摸鸡巴,而母亲的臀部就朝45度角的斜上方而扭动,看得我心痒痒,不停的幻想自己随着母亲的屁股而摆动鸡巴,很可惜,母亲刷了将近十五分钟后,就起身準备收拾离开。我这时候故意走过去靠近母亲,问她需不需要帮忙,母亲摇摇头说,不用了。
  我偷瞄因为刷地板动作让母亲,出了一身香汗,而母亲穿的白色上衣,在此时乳沟上的衣服早已经湿透了,若隐若现。可惜母亲根本不知我有如此邪恶的思想,只拍拍屁股说好累,然后就去洗澡,不过我这辈子还没偷窥我母亲洗澡,因为一来没机会,二来我没有偷窥的习惯。
  以前小时候生病不舒服,我常常容易上吐下泻,肚子闹疼,而母亲都会用她的手掌搓揉我的肚子,让我感到很舒服,不过那是小时候,现在长大才知道,那是多幺享受的一件事。
  冬天的时候,我容易鼻子过敏,一直鼻塞流鼻水,整个人头痛头晕都来,有次刚回家,隔天睡起来就一整个不舒服,直到晚上吃完晚餐吐光光之后,我就挺着意志力去挂号,回家吃完药倒头便睡。
  母亲见我吃药后,过来寒喧几句,就去忙她的事了。昏沈沈的睡到11点,头痛的受不了,那种管觉是你很累很倦很困,很想睡,可是头很痛,就像拿电钻头钻你右边太阳穴一样,痛的在床上翻来覆去,能骂的都骂得差不多了,起来在催吐一次。
  吐完发现母亲爬了起来,可能是听到我在吐,问我有没有好一点,我说头痛,母亲问我说要不要刮痧,我说好,刮完痧后,发现有点热到,整个肩膀脖子因为小护士很凉,让我思绪清醒了一下,发现母亲穿着紧身牛仔裤,搭配小露酥胸的无袖短T,原来母亲晚上跟工厂阿姨出去喝喜酒,刚刚才回家。
  我想说这次打悲情牌说不定会成功,成功什幺连我自己也不太清楚。母亲看我差不多了,準备离开我房间,要去洗澡睡觉,我赶紧喊了声,妈,母亲转头看我,发现母亲还上淡妆,我急忙说要母亲帮我按摩太阳穴。
  母亲走了过来,我移了一下身体,母亲坐在床边,熟练的帮我左右两边开始按摩,那技术还真是挺不错,按摩约五至十分钟后,我还沈溺在母亲的淡淡香水味中,母亲就想离开了。
  我盯着母亲的C奶,从下面俯瞰那对微挺的双乳,母亲按摩微微摇晃的身躯,那对豪乳也为之摇晃,看的我的鸡巴在硬一下,顺边鸡巴抖了一下。便开始跟母亲说,我肚子有点不舒服。
  母亲脸上有点着急,那慌张的表情以为我肠胃不适了,我说我想要母亲跟以前小时候一样,揉揉我的肚子,顺便在唬烂说手心有热会摩擦,这让肚皮比较舒服。母亲眉头一皱,露出那种带有一点脸红的表情说,不好吧,都几岁的人了。
  我装得一脸很不舒服的样子,母亲最后凹不过,左手沿着我坚实的胸肌一路滑到六块腹肌,母亲还有点不知所措的说,身材不错喔,我带着一点骄傲说,在大学有去健身房练,母亲喜欢吗?母亲娇羞的笑了,没有回答,左手在我的小腹上面,开始抚摸我的肚皮,顺时针揉摸,有时候不小心指甲沟到我的毛,还会停一下手。
  这时候母亲的眼神突然跟我对到,房间的灯是亮着,母亲的脸很红润,我问母亲为什幺脸红,母亲说因为有喝了酒,现在房间有点热,在15分钟过去了,母亲说她要洗澡了,而表情也回到原来的冰冷态度,当母亲左手準备离开我的肚子时,我左手抓住母亲的左手,母亲看到我这样,用猜的十之八九也知道我想干嘛。
  我跟母亲说,就这次了,求求你,我身体好不舒服,我想要放松一下。母亲的态度好像有点软下来,我故意将母亲的左手在往下放,母亲温柔的手指和手掌,就这样搭在我的内裤上,母亲想要把手抽回来。
  我故意手压在我鸡巴上面,在用鸡巴出力,挺了一两下母亲的手掌中心,母亲的脸本来就很红了,现在正不发一语看着我抓着她的手。就像上次我用鸡巴顶她屁股那样,那种表情,是挣扎中的默许。
  我二话不说双腿夹住母亲的手掌,让鸡巴整个贴在母亲的手上。我问母亲行不行,母亲没说话,我问她说我自己来还是她要帮我,母亲这时说话了,她说我脑袋不知道在想什幺,生病的人还可以这样乱来,母亲说她要关灯,叫我开小夜灯,然后就去抽了几张卫生纸拿到床边。
  我心里真的爽,从以前到现在,我多幺渴望母亲帮我手淫,我甚至坐了起来,搂着母亲的蛮腰,嘴里还喊着很肉麻的话,叫母亲妈咪,而不是妈。母亲说我不準用手碰她,那我说可以看吗,她说没这幺多理由。我躺下,将内裤退下,母亲说要不是你这次生病,我绝对不会帮你做这种事。我点点头,说谢谢妈咪。
  母亲先用双手抚摸我的胸膛和腹肌,故意在我大腿之间轻轻的刮来刮去,手掌不经意的触碰我的龟头,简直把我的慾火挑到最高点,跟一般乱伦小说完全不一样。
  没有直接握着鸡巴就在那喊,好大的鸡巴,妈咪爱死你的大鸡巴了,之类的淫言蕩语。而母亲这种沈默的挑逗,一整个很对我味口,最后我受不了,一直用眼神哀求妈咪,并且要她握住我的鸡巴。母亲这时候才开始心不甘情不愿的开始弄。
  我明白不能逼急,只能顺其发展。母亲是先用左手握住我的龟头下缘,将我的包皮往上推,然后有节奏的上下套弄,这让我很惊讶,母亲竟然这幺有技巧,母亲边套弄我的鸡巴,边看着我的身体,不知道在想什幺。
  身为人母,竟然半夜应允儿子的要求,帮他泄慾,我想母亲心中应该很挣扎,可是已经答应的事,依母亲的个性是不会反悔的。
  我一面看着母亲左手的玩弄,母亲的虎口有时环绕在我的龟头上方,不停的绕圈,一下上下,一会左右,还有节奏忽快忽慢,差点让我把持不住,我这股浓精整整从上礼拜六早上离开母亲的房间,忍到现在。
  在过程中,我要求母亲可不可以娇喘,说不定可以让我更快射,母亲犹豫的一下,没理会我的要求,过了十五分钟,母亲觉我怎幺还不射,我做了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,还跟母亲说你终于知道你儿子多幺硬了吧。
  在我讲完这句话,母亲拍了一下我的鸡巴,似乎对我还不射感到有点厌烦,这时候母亲本在我左侧,母亲一个跨步到我右边,她用右手正握我的鸡巴。
  已经变得有点小软,我抱怨母亲给我的刺激感不足,母亲说你上次那样顶我就很足?我笑了笑,我说因为母亲的屁股真的漂亮,所以没办法。
  母亲换了右手之后,我发现原来母亲的右手才是王牌,那手劲,简直比自己手淫还要舒服,母亲将身子压低,双乳靠在我的右边胸口,脸直接跟我面对面,而肉臀很可惜在后面看不到。
  母亲的表情是我没看过的那种,随着淡妆的眼神,那种迷蒙中带着一点挑逗,好像就说要爽死你的样子,母亲的双唇上了粉红色的唇蜜,跟那些阿姨的大红色口红的品味,完

    我們不生產AV,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!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
    警告: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!
    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    页面于2020-11-27更新.